昏了头这座江南的城,下雨的日子总是很多的, 细细的雨丝轻轻地飘落刘芯儿走在这迷雾荡漾的雨里, 头发蒙着水汽像披了一层薄纱她努力让自己的眼眶也多点湿润, 嘴微微地抿着面无表情地往前走着,像是一个充满忧郁又神秘的女人。 前方是一座摩天大楼,很时尚现代的设计风格, 不过在这湿冷的雨季里,却透露着冰冷,让人没有了暖意。 刘芯儿走进这幢楼的大厅, 前台美丽的接待过来弯腰轻语: " 阳太太早, 总经理正在开会请您在会客室稍等。 " 刘芯儿点头朝电梯方向走去,进电梯,按了二十六楼。 专属电梯果然快,刘芯儿刚理了理头发, 就到了肖秘书已在门口等待, 她对刘芯儿抱歉一笑: " 太太早, 总经理还在会议当中请您稍候。 " 刘芯儿点点头,直接向阳林远办公室走去。 关上门,往舒适的沙发上一躺,轻轻呼了气, " 得稳住刘芯儿," 她对自己说," 不要怕, 没有什幺大不了的等他一来,你就果断地说出自己的决定, 要有壮士断腕的勇气一定能抗衡得了他!"可这打气的话并没为她稳住多少, 她紧张地站起来走到酒柜边为自己倒了杯XO, 喝得太猛一大杯酒全倒入口中,呛得她难受, 更难受的是头马上变得晕呼呼地眼睛都快看不清沙发在哪了, 摸摸索索左摇右晃地挪到了那马上五体投地式趴在沙发上, 不舒服地嘟啷着谁也听不懂的话语睡大觉去了。 阳林远走进办公室,看到睡得不知身在何处的刘芯儿, 眼里闪过一丝异光他从容地脱下西装外套,解开领带, 扔到办公桌上缓缓地解着真丝衬衣的纽扣,一步一步朝刘芯儿走去。 刘芯儿此时梦里自己正对着狼狈苦苦求着自己的阳林远得意地哈哈大笑, 看着他可怜的样子心里真是太爽了一不小心, 还真地笑出声来。 阳林远看着刘芯儿傻呼呼的笑得流口水, 显然在做什幺美梦他森然一笑,将她翻过身来, 头枕在自己腿上她嗯嗯两声,找了个舒服地角度, 嘴里竟吐了个泡泡他楞了一下,忽然闻到一股酒味, 看了看刘芯儿绯红的脸蛋他用力捏下去," 痛……痛哦。 "刘芯儿梦到自已笑得正得意,那阳林远却阴险地对她笑了笑, 伸出手就朝她小脸蛋捏过来痛苦地睁开眼睛, 去发现自己正躺在阳林远的腿上他正对着自己温柔地笑着, 低沈性感的男中音在耳边回荡: " 亲爱的老婆 一晚不见就耐不住想我了?"刘芯儿只觉得脸轰地一下烫得不行 她跳离阳林远两米远双腿脚发软靠在办公桌上, 却发现阳林远衣服扣子都解到小腹了露出强壮性感的腹肌, 一行浓密的毛发向下伸向西装裤里面真想看看那毛发的尽头啊。 刘芯儿咽了咽口水,抬着看见阳林远似笑非笑的眼神, 一副就知道你在想什幺的样子 她顿时火冒三丈: " 刚才你是不是用力捏我脸了!"" 哪可能, 疼你都来不及 " 阳林远无辜地眨眨眼: " 快过来老婆, 坐我身上。 "" 真是无耻,什幺话都说得出,不怕人笑话!"刘芯儿心怦怦跳, 别过脸去却不防阳林远瞬间就将她搂入怀中, 一起倒向沙发上。 刘芯儿刚想挣扎,小嘴却被吻上了,张嘴想喊, 阳林远灵巧的舌已狡猾钻进去煸情地挑逗着她的柔软的舌尖, 一会吮吸着她的舌一会轻咬她的唇,让她都快忘了呼吸。 他的大手从衣服下钻进去,利索地解开胸衣, 直接捉住她盈盈堪握的丰满缓缓揉捏起来。 刘芯儿只觉得自己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手不心贴上他的胸, 温烫的感觉让她舍不得离开不自觉地想摸摸看其他部位是否也一样让人迷醉, 于是就越摸越下摸到他腹下浓密的毛发,不忘小力扯一把。 阳林远被她这幺一扯,低低地哼了一声, 放过她的小嘴" 老婆,原来你这幺想要我呀, 别急马上满足你。 " 说完他就把她的衣服几秒锺脱得精光,头一低埋到她的胸前, 将粉嫩的乳头含在嘴里大口吮吸起来时不时还发出啵啵声音, 表示他吃得很陶醉。 刘芯儿只觉得头昏昏的,身体偏偏又酥又麻还带着说不上的空虚, 只有靠在阳林远的部位才舒服真想全都溶化在他身上得了, 免得这幺难受 她呻吟着: " 你,你讨厌, 快走开啦" 说这话,还真有点心虚,实际上哪舍得。 幸好阳林远知道她的口是心非,不听她说, 边亲边说: " 宝贝用嘴也行的。 乖,帮我把皮带解了。 "她听话地解开皮带,还顺便将他的裤子褪到小腿, 被阳林远登掉后夫妻两人总算彻底袒裎相见了。 阳林远修长的中指轻轻地探入刘芯儿已经湿热的甬道, 配合在突起的阴蒂上按压的大幺指缓缓抽送带出一股股热流, 刘芯儿像一只小白兔被大灰狼完全掌控除了呻吟也没别的感应了。 " 啊……嗯……不要……停……" 她已经迷失。 阳林远被她甜美的叫声刺激得口乾舌燥, 不由将伸出舌头舔弄那流着清泉的甬道小口。 正在这时,手机响了,刘芯儿一听那熟悉的旋律, 猛然清醒过来她急忙从衣服堆里找出手机,一按接听, 里面传出好友云雅的声音: " 芯芯正事, 千万记得正事!" 也不等她回答就挂了。 这是刘芯儿让云雅打的提醒电话,就是为了防止她被阳林远用这种羞人的手段对付她, 害她每次都被弄得昏昏沈沈地累得只想睡觉无数次惨痛的经验让她费尽心血想到用这个办法提醒自己, 果然是非常之有用呀。 阳林远懒洋洋地趴在刘芯儿身上, 遗憾地想: 这小家伙变聪明了。 刘芯儿用力把阳林远推起来,自己边从四处搜衣服穿上, 边说: " 讨厌鬼我今天有正事和你谈,不准做那个。 "回头一看阳林远还是赤裸地坐着,巨大的阳刚蓄势待发, 刚硬挺拔她心跳又加快了,真想趴回他怀里, 阳林远诱惑地眼神看着她 说: " 宝贝,小宝贝需要你, 有事以后再说。 " 说完还控制那阳物向她点了点,龟头溢出晶莹的水珠, 越来越大颗。 她吞了吞口水,暗骂阳林远真是个大妖孽, 时刻都在发情。 她觉得自己快受不了了,赶紧把衣服扔在他身上, 遮住那引人腿软的家伙清清喉咙, 说: " 我去洗手间, 你赶紧穿上衣服啦我今天一定要和你说清楚。 " 看着刘芯儿美丽的背影,阳林远有种想叹气的感觉, 已经躲了几个月看来这次是到认真解决的时候了。 他穿好衣服,坐到办公椅上,眼神一敛, 好一个温文尔雅的男人像一杯温暖的绿茶,浸人心扉, 回味无穷让人不自觉地相信他,想要将心事告诉他。 云雅说他做心理医生比较合适,容易让病人进入治疗状况。 刘芯儿磨蹭半天终于从洗手间出来了,看来是做好了心理准备, 一开口直奔主题: " 我要去山里当初说好的, 我们结婚你就说服我爸妈,让我去山里两年。 可是结婚都半年了,你还没和他们说,你怎幺可以欺骗我!"" 芯芯, 你知道最近我很忙的。 再过些日子好吗?" 阳林远心在吐血: 难道你老公我在你心里就这幺没地位, 结婚才半年就想着离开我。 " 我知道你忙啦,每天好晚才回来,一回来就抱着人家那个。 所以我今天特地过来和你说一下,晚上早点下班, 去我爸妈家里吃饭顺便就提提这事,一定要说哦, 不然我会生气后果会很严重!" " 什幺后果呀, 芯芯。 " 阳林远不怕死地问道,和刘芯儿说话让他疲惫的身心得到了充分的休息效果。 " 离,家,出, 走!" 刘芯儿气得直叫: " 让你找不着, 哼哼看你怎幺办! " " 想都不准想!" 阳林远一听, 也生气了刘芯儿这老婆当的,一天到晚没有家庭观念也算了, 现在还想学跷家小孩真是幼稚之极,这风气可不能助长, " 你今天就在办公室呆着看点你爱看的小说晚上回爸妈家再说。 我要开始办公了。 " 说完正气凛然地翻开文件,不再理会刘芯儿。 刘芯儿一看阳林远生气了,心里突突的, 别看阳林远一副无害的样子其实脾气一点都不小, 而且最可恨的就是只会对她发火对别人总是风度翩翩的, 让她恨得牙痒痒的也没法和人说因为没人相信一副老婆万岁的他私底下就会对她管东管西。 没办法,她只好拿起存放在他办公室里的小说, 看了起来。